<center id="c4wgw"><tr id="c4wgw"></tr></center>
  •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
  • <xmp id="c4wgw"><nav id="c4wgw"></nav>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menu id="c4wgw"><nav id="c4wgw"></nav></menu>
  • <nav id="c4wgw"></nav>
    首頁  >  文化歷史
    蘇軾:無論跟誰相處 都是一場自我的修行

    2022-06-10 來源:騰訊文化

    作者:洞見ciyu

    人總得經歷一些變故,才能看懂一些感情。

    司馬遷在《史記》中寫道: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富,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蘇軾一生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王侯墨客,論天下事;有山野農夫,品煙火味。

    人情反復間,有人贊他、助他,有人謗他、毀他。

    但無論與誰相逢同行,對蘇軾來說,都是生命中一場自我修行。

    01

    蘇軾與好友黃庭堅、佛印交往時,發生過一件逸聞趣事。

    有一天晚上,蘇軾備好佳肴,邀請黃庭堅去游西湖。

    游船離岸,蘇軾笑著說: 以往聚會佛印都得湊熱鬧,這次他無論如何也來不了。誰知佛印老早打聽到消息,事先藏在船艙板底下。

    涼風送爽,荷香滿湖,蘇軾興之所至,便與黃庭堅玩起行酒令,前兩句描景,后兩句用“哉”字結尾。

    蘇軾先說:浮云撥開,明月出來,天何言哉?天何言哉?

    黃庭堅不假思索道:蓮萍撥開,游魚出來,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這時候,躲藏許久的佛印,早已憋得慌,邊爬出來邊接道:

    船板撥開,佛印出來,憋煞人哉!憋煞人哉!

    蘇黃兩人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瞧,原來是佛印,又回味起他的四句詩,禁不住都哈哈大笑。

    高山流水的知音之情,不外乎就是他們三人的關系寫照。

    蘇軾與黃庭堅曾 在京城一起待過三年,朝夕相伴講道論藝,日子過得十分快意。

    即使二人相繼離開汴京,天涯蒼茫,他們也以詩文酬唱贈答。

    蘇軾離世后,黃庭堅只要身逢勝景,總會不自覺地念叨:可惜東坡不在。

    蘇軾與佛印同樣是心神兩契,相知相慕。

    兩人都好美食,每逢蘇軾舉辦宴會,佛印常常不請自來,飲酒吟詩之余,互開玩笑。

    《增廣賢文》中說:“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

    活到一定年紀,也許朋友會越來越多,但能開懷暢飲的終究是寥寥幾個。

    人生如逆旅,知交零落是常態。

    倘若有一兩知己,陪你山一程,水一程,請且行且珍惜。

     

    02

    嘉佑六年,蘇軾上任簽書鳳翔府判官,長官為陳希亮。

    那時,蘇軾名滿京師,鋒芒畢露,陳希亮為人剛勁,不留情面,兩人共事時多有摩擦。

    因為蘇軾是科制出身,有一位吏役便尊稱他為“蘇賢良”,這算是平常小事。

    但陳希亮勃然大怒,罵道:“府判官就是府判官,有什么賢良不賢良的?!?

    那吏役便受罰挨了板子,這讓蘇軾十分難堪。

    不僅如此,蘇軾寫的公事公文,他會毫不客氣地涂抹刪改,自負才高八斗的蘇軾,大為惱火。

    可陳希亮真的是在刁難蘇軾嗎?

    其實,他之所以不假辭色,是要矯治蘇軾的傲慢之氣。

    后來蘇軾也體諒到他的用心良苦,作《陳公弼傳》時,特地感激了他的一番苦心。

    人世本涼薄,各人各自掃門前雪。

    未經世事時,有人為你指點迷津,有人為你搭橋鋪路,這大抵就是人生最大的幸事。

    北宋畫家文同是蘇軾的西蜀老鄉。

    蘇軾任通判杭州時,常心直口快地針砭時弊,并一一作詩詞寄給文同。

    文同在詠《方庵》中借機說道:“愿君見聽便如此,鼠蝎四面人恐傷”,讓蘇軾在官場不要過分標新立異,容易遭暗算。

    蘇軾因為不得志,在《戲子由》一詩中宣泄不滿。

    文同又和詩一首加以勸導,“君子道遠不計程,死而后己方成名”。

    言辭諄諄,語重心長。

    《說文解字》里說:“諍友,止也,止其失也?!?

    意思是,真正的好友,會勸你免犯過失。

     

    03

    宋神宗熙寧年間,王安石掀起變法運動,蘇軾卻多次上書,抨擊新法。

    兩個人的政見鑿枘難合,可謂是針鋒對麥芒。

    烏臺詩案發生時,蘇軾的許多同僚,都噤若寒蟬、無人置喙。

    王安石卻站出來,為蘇軾仗義執言,連夜寫信派人飛馬進京給神宗,力諫:“豈有圣世而殺才士乎?”

    最終,蘇軾活下來了,被貶去黃州。

    后來,蘇軾被征召回京師時,他途徑金陵,看望王安石。

    昔日政見不同,兩人互相攻訐,今朝再見之時,兩人不計前嫌。

    一個感激對方危難之時予以援手,一個敬佩對方胸懷寬大。

    那段時間,王安石、蘇東坡天天出游,或觀賞山川美景,或談論古今,兩位文豪惺惺相惜。

    有大格局的人,往往能放下內心的偏狹。

    不因理念之爭,去落井下石;

    不因立場不同,全盤否定對方。

    蘇軾與保守派領袖司馬光也是如此。

    蘇軾不贊同保守派對變法的清算,經常在司馬光面前據理力爭。

    有一次,因為司馬光拒絕采納意見,蘇軾回到家后破口大罵司馬光為司馬牛,是一頭倔牛。

    因為主張相左,蘇軾再次難容于朝堂之上,又開始了貶謫之旅。

    但蘇軾心中并無怨恨之意。

    司馬光去世之后,他慟然大悲,手寫一篇祭文,稱贊道,“嗚呼,百世一人,千載一時?!?

    王安石挺新法,司馬光守舊法,皆出自公心,雖立場不同,但蘇軾卻敬佩他們的為人。

    人這一生,難求人人都是同行者。

    我們走在各自的陽光道、獨木橋,也許觀念不同,追求不同,卻不妨礙互相欣賞。

     

    04

    曾國藩在家訓中總結了“八交九不交”的處友原則,其中就有不交落井下石者、不交徳薄者。

    蘇軾一生顛簸不定,有部分原因就是遇人不淑。

    蘇軾和沈括原本是翰林院的同事,平時一起辦公事,一起談論詩文,感情頗為深厚。

    王安石權勢正盛之時,熱衷利祿的沈括有心依附。

    后來,在投機鉆營下,他一路升遷。

    有一次,沈括作為欽差大臣,去杭州巡查時,看望蘇軾。

    他假意與蘇軾熱絡,一會兒暢敘同窗情誼,一會兒交換彼此的政治意見。

    要離開時,他請求蘇軾把最近寫的詩手抄一份給他,想留為紀念。

    蘇軾不疑有他,揮墨相贈。

    回京后,沈括搜刮惡毒之詞,對每一首詩詞都加以箋注,窮盡心思曲解附會,上告朝廷。

    這為后來的“烏臺詩案”埋下伏筆。

    孟郊在《求友》里寫道,“求友須在良,得良終相善。求友若非良,非良中道變?!?

    與品行低下的人相交,關系往往難以長久,他們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權相交,權失則棄。

    張璪與蘇軾是同年進士,曾在鳳翔共事過兩年。

    張璪知道蘇軾非池中物,有朝一日可能飛黃騰達,于是刻意結交蘇軾,處處對他照顧有加。

    因此,張璪返回汴京時,蘇軾傾心寫了一篇《稼說》祝福他。

    在京都,張璪借著新法的東風,官場上左右逢源。

    烏臺詩案事發時,張璪以知諫院的身份參與案件審理。

    密友含冤入獄,按理說張璪應該奔走相救,可他卻想憑這次案件撈取功勞,以期官運亨通。

    所以,他燒掉《稼說》,推波助瀾,欲置蘇軾于死地。

    甚至有官員勸皇帝寬恕蘇軾時,張璪當著面把他罵了個狗血淋頭,生怕蘇軾不死。

    蘇軾自從看清張璪的真面目后,便與他斷交。

    人總得經歷一些變故,才能看懂一些感情。

    有一些人把利益置于感情之上,對于這樣的人,最好的態度就是敬而遠之。

     

    蘇軾曾說過:“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眼前見天下無一個不好人?!?

    無論遇到什么人,他都不惱不怒,不怨不訴,把所有的遇見,當作人生的歷練。

    人情反復,世事崎嶇,人世間感情大抵如此。

    不必怨天尤人,也無需反復咀嚼。

    幫助我們的人也好,傷害我們的人也罷,若是都看作是渡我們的人,那便是人生最好的修行。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