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c4wgw"><tr id="c4wgw"></tr></center>
  •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
  • <xmp id="c4wgw"><nav id="c4wgw"></nav>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menu id="c4wgw"><nav id="c4wgw"></nav></menu>
  • <nav id="c4wgw"></nav>
    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女子遭猥褻后被要求懺悔,還有人被家暴卻不能離婚......揭開背后不為人知的駭人秘密

    作者:王亦烊 · 2022-06-02 來源:中國反邪教

    2013年5月14日,美國年輕男子科威斯·桑普爾(Kwesi Sample)不幸溺水身亡,與其同行的,還有多名“德威爾”(Dwell)教會成員。該事件引發的不當死亡起訴曠日持久,揭開了“德威爾”的真面目:切斷成員與外界親朋好友的聯系;限定成員可以跟誰約會,上哪個學校;要求成員即使在婚內遭受虐待也不能反抗,遭到猥褻時更要自我反思;恐嚇成員離開教會就是忤逆上帝……

    5月21日,美國著名新聞評論網站《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發表深度報道。

    ▲原文配圖

    “沒人救得了他?!?/strong>

    2013年5月14日下午,科威斯·桑普爾在美國北卡羅來納州霍爾頓海岸溺水身亡。這位時年21歲的年輕人與同樣來自“德威爾”教會的一群人參加了一場“尋寶”活動?!皩毑亍北徊卦诎倜淄庖粋€特別難找的地方,剛游過入???,桑普爾就開始不斷掙扎,隨后沉入水中。俄亥俄州一上訴法院后來寫到:“沒人救得了他?!?/p>

    一周后,桑普爾的家人才接到通知,隨之便向法院提起不當死亡訴訟,指控“德威爾”教會頭目在組織活動時疏忽大意,過失致人死亡。

    在提交的各種法律文書中,他們還指控教會對成員全方位控制。桑普爾的家人稱,該教會有意招募那些易受影響的年輕人,誘導他們盲目追隨這些所謂的“天選”領導人。在去世前不久,桑普爾甚至離家出走,搬進了“德威爾”的團體居住地。

    《每日野獸》采訪了25名“德威爾”前成員,這些成員入教的時間跨度相差近40年。他們稱,自己在年少無知或孤獨無助的時候被誘入其中,初時“德威爾”關懷備至,對他們不吝贊美,而后卻迅速黑化。許多人紛紛站出來,指責“德威爾”就是邪教。

    “德威爾”教會執行牧師布萊恩·亞當斯(Brian Adams)卻稱這些指控全是“誹謗”,辯稱教會成員只是“一群虔誠的基督徒,定期聚會祈禱,學習圣經,享受團體生活”。

    ▲布萊恩·亞當斯。原文配圖

    現年70歲的丹尼斯·麥卡勒姆(Dennis McCallum)是“德威爾”的創始人。20世紀70年代,麥卡勒姆在俄亥俄州立大學就讀,與一群嬉皮士一起創立了“德威爾”,他自稱“因持有大麻被捕入獄,卻在牢房里找到了上帝”。該教會至今仍存在反體制傾向:成員們穿著牛仔褲參加布道,在教堂公然飲酒,大口吸煙。

    麥卡勒姆聲稱自己的教會正在與撒旦作斗爭。他出版了14本書籍,其中一本名為《撒旦與他的王國》(Satan and His Kingdom)。他在書中稱魔鬼是一種活生生的存在,并表示,一場針對他的“精神之戰”正在世界各地展開,要求信徒時刻像“士兵”一樣,準備好忍受極端痛苦,犧牲自己的財產,服從頭目的命令。麥卡勒姆稱,“精神之戰”中的“士兵”,“不能只在想出現的時候才出現”。

    “不要干坐在教堂的長椅上觀望?!?/strong>

    這種壓力不斷層層“加碼”。剛開始只需要參加周日布道和每周圣經研究,很快活動越來越多:有按性別召開的“小組”會議,有所謂的靈性顧問會面,以及提升等級所需的領導力課程,還有專門針對新手父母、大學生、病愈康復人員、失去親人或童年遭受性虐待人員的會議。教會強烈要求成員積極參與進去,而不是干坐在教堂的長椅上觀望。

    36歲的賈斯汀·斯泰普頓(JustinStapleton)大約15年前加入教會,后來發現自己每周竟然要參加六次聚會,“他們一直跟我說,‘你做得不夠,遠遠不夠?!規缀鯇⑽宜械臅r間都投進去了?!?/p>

    25歲的卡莉·尼科爾森(Callie Nicholson)患有飲食障礙,主治醫生建議她減少教會活動,多專注自身康復,然而此舉卻遭到教會頭目痛斥。他們堅稱,她的醫生是“世俗之人”。

    24歲的瑪德琳·貝爾(Madeline Beal)生于教會,此前她應“德威爾”的要求,拒絕了芝加哥藝術學院(Art Institute of Chicago)的獎學金,轉而進入俄亥俄州立大學就讀。教會告訴她:“上帝對你自有安排,他既然把你放在這里,你就不能離開。離開就是忤逆上帝?!?/p>

    ▲瑪德琳·貝爾(攝于2018年),一年后,她離開了教會。原文配圖

    “這就是典型的邪教?!?/strong>

    成員們表示,該組織滲透進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大到請誰參加婚禮,小到如何打扮自己,都要由教會決定,甚至對女性成員刮腋毛都有要求。除非是為了招募成員,否則與教會外人員在一起就是浪費時間,即使與其他基督徒在一起也不行,因為這些人轉投“德威爾”的可能性不大。

    社會學家、著名邪教研究專家詹賈·拉克里奇(Janja Laclich)博士表示,“德威爾”對成員的高度控制就是邪教的典型特征。她說,盡管該組織可能并不具備一位富有獨特魅力的領導人,但其對成員高度控制,使成員放棄了自己的自主權和決斷力,淪為了棋子?!叭绻胍x開教會,就得失去所有認識的人,包括家人?!彼硎荆骸斑@就是典型的邪教?!?/p>

    2020年,尼科爾森不幸遭到猥褻,當時她因恐懼而徹底僵住,無力反抗。事后,尼科爾森陷入自責,覺得自己沒能勇敢說“不”。當她終于鼓起勇氣向一位“德威爾”信徒尋求幫助時,這名信徒卻讓她祈禱、懺悔,還要求她向小組成員坦白自己的“罪行”。

    ▲左圖為尼科爾森與其他成員;右圖為寫滿如何拉攏潛在成員策略的白板。原文配圖

    另一位女士2018年在一場婚禮上也遭受了性侵。當她傾訴出來時,一位成員卻質問她是不是犯了“性罪”,因此才捏造自己遭到性侵來掩蓋這一事實。

    凱蒂·奧利弗(Katie Oliver)從17歲開始就與教會一名男性約會,并發生了性關系。她因此被迫經歷了一個叫做“勸誡”的流程,在這個過程中,包括她母親在內的十余名女性,在一個房間里對她輪流訓斥,“幾乎要把我撕成碎片”。

    教會強烈反對離婚。有兩名女性表示自己多年來一直遭受婚內暴力,但教會頭目卻要求她們堅持到底,稱“忍受痛苦是基督徒的一部分,婚姻很艱難,你只需要忍受就行了”。

    2006年,艾米(化名)根據男友的要求加入了教會。兩人婚后不久,他就開始隱匿共同賬戶的所有密碼,嚴控所有支出,瘋狂追蹤她的行蹤。多次報警無果后,她幾近崩潰,問一位教會頭目,這種情況要忍到什么時候,卻被告知:“耶穌受苦而死。重要的不是你如何被愛,而是你如何愛別人?!?/p>

    成員如果不遵守教會相關規定,就要面對二三十人,將各種細節一一陳述,由大家投票決定是否驅逐出教會。這是公然羞辱,是摧殘成員意志的過程。被驅逐出教會后,仍在教會內的家庭成員不得與他對話。對于全部人生只有教會的人來說,這不啻為毀滅性的打擊。有兩名女性表示,自己被驅逐后曾想過自殺。

    “不能再讓其他家長像我一樣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科威斯·桑普爾去世八年后,俄亥俄州上訴法院最終選擇站在教會一邊,裁定教會并無義務保護其成員免受公共水域溺亡的危險。教會還辯稱,這次海灘之旅并非由“德威爾”組織贊助,而是一次“個人旅游”。多名前成員表示,這完全是在睜眼說瞎話。

    令人唏噓的是,桑普爾的母親蕾內特·科尼什(Raynette Cornish)未能等到結案就去世了。她生前常說,總覺得兒子在去世之前就已經失去了他。自從桑普爾加入“德威爾”后,他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大幅減少,也不那么包容和開朗。正是因為目睹了兒子身上的變化,蕾內特堅決站出來揭批“德威爾”:“不能再讓其他家長像我一樣失去自己的孩子了!”

    ▲報道截圖

    分享到:
    責任編輯:陸華濃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