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c4wgw"><tr id="c4wgw"></tr></center>
  •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
  • <xmp id="c4wgw"><nav id="c4wgw"></nav>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menu id="c4wgw"><nav id="c4wgw"></nav></menu>
  • <nav id="c4wgw"></nav>
    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法國知名網站駁斥“大紀元”散播的新冠疫苗謠言

    作者:Ian Le Guillou 王亦烊(編譯) · 2022-06-06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6月6日消息,通訊員:王亦烊】5月19日,“法輪功”邪教喉舌《大紀元時報》網站英文版發布一則視頻,原來搞銷售的羅曼·巴爾馬科夫(Roman Balmakov),經過包裝搖身一變成為“視頻記者”。他在視頻中稱:“刺突蛋白對人體至少有8大危害,并且在接種新冠疫苗后,可以在人體內殘留數周甚至數月?!贬槍@一謠言,法國知名健康網站“健康反饋”(Healthfeedback.org)迅速于5月25日發表核查報告《接種新冠疫苗后,體內產生的少量刺突蛋白不會造成損害,可在幾天內正常代謝》(Following COVID-19 vaccination, the spike protein is produced in small quantities in the body without causing harm and is cleared naturally within days)予以反駁,稱“法輪功”的說法具有誤導性?!敖】捣答仭笔且粋€由科學家組成的網站,負責評估在線內容的準確性。

    “大紀元”視頻記者羅曼·巴爾馬科夫

    “大紀元”的誤導信息:對細胞或動物的小型研究發現,高濃度的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可能會損害人體。然而,在接種疫苗后,血液中出現的刺突蛋白數量要少得多,沒有跡象表明二者相關?!按掏坏鞍讜θ梭w產生至少8種危害,例如損傷肺部細胞,損傷線粒體,引起炎癥,甚至增加血栓風險”;“接種疫苗后,刺突蛋白可以在人體內殘留數周甚至數月”;“你可以采取行動將其排出體外?!?/p>

    缺乏支撐:沒有證據證明食療排毒能夠抑制刺突蛋白。刺突蛋白會在接種疫苗后幾天內從體內正常代謝出去。

    關鍵點

    刺突蛋白是新冠病毒感染細胞的重要結構。由于它位于病毒表面,因此很容易被免疫系統識別。新冠病毒疫苗會促使機體產生少量的刺突蛋白來刺激免疫反應,但這些蛋白沒幾天就能代謝出去。沒有證據證明刺突蛋白會在這種情況下對細胞造成損害,也沒有證據證明食療排毒會改變這一進程。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現嚴重并發癥(如血栓或肺部損傷)的風險遠遠高于接種疫苗后的風險;事實上,接種疫苗反而有助于降低這種風險。

    回溯

    新冠病毒通過其表面的刺突蛋白與人體細胞受體結合,侵入人體。為了誘導對新冠病毒的免疫應答,特研發了針對刺突蛋白的新冠病毒疫苗。

    最常用的新冠病毒疫苗通過向身體傳遞基因指令來暫時產生刺突蛋白的無害片段。這些基因指令可以通過mRNA發出,如輝瑞疫苗和美國生物科技公司莫德納(Moderna)公司生產的疫苗,或通過病毒載體提供,如強生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這足以讓身體產生免疫反應,更好地應對感染。疫苗接種后常見的副作用,如注射部位疼痛或發熱,是免疫反應被激活所致。

    “大紀元”一個視頻聲稱,刺突蛋白對身體有害,接種疫苗后會在體內殘留數月,排毒有助于清除該蛋白。本文將闡明“大紀元”這些說法的誤導及荒謬所在。

    接種疫苗產生的刺突蛋白是無害片段

    “大紀元”聲稱,刺突蛋白“對人體至少有8大危害,例如損傷肺部細胞,損傷線粒體,引起炎癥,甚至增加血栓的風險”。雖然在細胞實驗和動物實驗中進行的研究已經確定了高濃度刺突蛋白可能造成損害,但這些研究并未顯示刺突蛋白對人體的真正影響,也沒有顯示疫苗接種后產生刺突蛋白的數量。事實上,在已接種疫苗人員的血液中數天后幾乎檢測不到刺突蛋白,而被“大紀元”歪曲引用的研究使用的刺突蛋白濃度卻高達10萬倍。

    過去一年里,“大紀元”反復鼓吹疫苗接種后產生的刺突蛋白有毒副作用,這種論調完全是在歪解多項研究,“健康反饋”已經對其一一進行了解釋(原文附鏈接)。

    “大紀元”引用的其中一項研究,“健康反饋”早先就對類似說法做了回應。Lei等人進行的這項小型研究報告稱,他們將改造的表面攜帶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假病毒注射進倉鼠體內后,造成倉鼠肺部損傷?!敖】捣答仭毖垖<覀儗@篇論文進行審查,隨后專家們發表了評論。

    貝勒醫學院疫苗學專家、教授彼得·霍特茲(Peter Hotez)表示:

    “(這項研究)著眼于病毒刺突蛋白如何發揮作用的細胞機制,而不是疫苗的免疫反應?!?/p>

    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疫苗評估中心副教授朱莉·貝丁格(Julie Bettinger)也指出:

    “(該研究)的結論實際上是,‘疫苗生成的抗體和/或針對刺突蛋白的外源抗體不僅保護宿主免受新冠病毒感染,而且還抑制刺突蛋白引起的內皮損傷’。也就是說,實際上,新冠疫苗可以預防血管損傷?!?/p>

    得克薩斯理工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助理教授亞伯拉罕·艾哈邁德(Abraham Al-Ahmad)就這項研究與疫苗接種的相關性提出了質疑:

    “我們不知道給動物的病毒載量是多少。此外,這些假病毒的刺突蛋白表達是否與新冠病毒的粒子相當?”

    簡言之,這項研究的設計初衷就不是用來觀察疫苗接種后刺突蛋白的毒性反應;我們無法據此判斷這種情況與接種疫苗或病毒感染相比如何;這項研究只用倉鼠做了實驗;研究人員得出的結論是,接種疫苗可以防止新冠肺炎感染期間刺突蛋白造成的潛在損害,這與“大紀元”的說法完全不同。

    “大紀元”引用的許多其他研究論文,均旨在找出新冠病毒重癥病例中出現癥狀的潛在原因,而非證明刺突蛋白是否會對感染者造成毒害。雖然這些可能有助于在下一步研究中確定潛在的治療方法,但它們并未說明這些影響是否發生過。例如,Cappelletto等人研究了血栓的形成機制,表明在實驗中刺突蛋白可以激活血小板,但他們并沒有確定這種情況是否發生在新冠病毒感染者或接種疫苗的人群中[2]。類似地,Avolio等人在實驗中表明,刺突蛋白可以影響心臟細胞,但他們使用的蛋白量遠高于在新冠病毒感染者體內發現的蛋白量[3]。

    “大紀元”引用的另一項研究中,13人接種了莫德納公司的新冠疫苗。接種第一針后,第二天檢測到刺突蛋白的S1區域,在第五天達到峰值,但第九天后已檢測不出。雖然在接種疫苗后,微量的刺突蛋白會進入血液,但這個數量比“大紀元”引用的Lei等人的研究要少10萬倍。

    這項研究旨在使用高度敏感技術來測試疫苗是否按計劃生效。接種疫苗后,樣本中出現了微量的刺突蛋白,志愿者很快產生抗體,將刺突蛋白從血液中代謝清除。該研究的資深作者此前指出,該研究被一些人曲解,這些人聲稱刺突蛋白會對接種疫苗的人造成損害。

    接種輝瑞和摩德納疫苗后,身體幾天內就將mRNA分解,這意味著在這之后將不再產生刺突蛋白。免疫反應會迅速鎖定體內存在的刺突蛋白,任何殘余蛋白都會像其他蛋白一樣被降解。刺突蛋白并不會如“大紀元”所稱的那樣在體內殘留數月。

    接種疫苗比自然感染更安全

    “大紀元”列出的許多危害,包括肺部損傷、血栓和炎癥,都是由新冠肺炎引起的并發癥。這是因病毒感染、細胞損傷以及免疫系統為控制感染而進行的斗爭引起的。新冠肺炎造成的長期損害,其程度遠遠大于疫苗所產生的罕見副作用。

    例如,一項研究發現,與未感染人群相比,患者在感染新冠后30天內發生深靜脈血栓形成(腿部血塊)的風險增加了5倍,肺栓塞(肺部血塊)的風險增加了33倍,出血風險增加了近2倍[5]。感染后6個月內,患者出現血凝塊的風險更高,病情越重發生血栓的風險越大。

    另一項研究發現,盡管接種疫苗后出現血栓的病例極少,但“在同一人群中,感染新冠病毒后,大多數此類事件的風險明顯高于接種疫苗后,且持續時間更長”[6]。例如,與接種阿斯利康疫苗相比,新冠病毒引起的靜脈血栓風險大約高12倍。

    “大紀元”指出,這些嚴重的并發癥是刺突蛋白所致,或源于新冠病毒感染,或源于疫苗接種。正如這些研究以及其他研究所表明的那樣,感染新冠病毒后,血栓和肺部損傷的風險大大增加,對更重癥感染者危害更大。接種疫苗有助于加快機體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反應,減少導致新冠病毒重癥感染、引發并發癥的可能性。

    此外,與疫苗接種后產生的濃度相比,新冠病毒重癥感染者血流中刺突蛋白濃度顯著升高。該團隊不但發現了人體接種疫苗后的微量刺突蛋白,還研究了因新冠病毒住院人群的樣本[7]??赡芤驗槊庖叻磻?,一些人的刺突蛋白數量沒有達到檢測水平,但重癥病例血液中刺突蛋白S1區域的濃度卻比疫苗研究中的濃度高出100倍。

    沒有證據證明接種疫苗后需要清除刺突蛋白,也沒有證據證明“排毒”有助于清除刺突蛋白

    “大紀元”最后聲稱,食療排毒可以去除體內的刺突蛋白。

    除了在醫學監督下使用專門設計的化學物質進行螯合治療,可以將體內的有毒金屬排出體外,通過“排毒”療法改善身體健康并不能奏效。2015年的一項調查得出結論,稱沒有證據證明食療排毒能夠清除體內毒素[8]。事實上,身體已經在高效利用肝臟和腎臟來分解和清除毒素。

    “大紀元”的文章還鏈接到一位銷售保健品的整骨師約瑟夫·莫科拉(Joseph Mercola)推薦的單子上,此前,“健康反饋”早已數次指出他的言論錯漏百出。這份排毒保健品清單包括松針和蒲公英葉提取物等,稱這些植物提取物能夠抑制刺突蛋白,但沒有任何研究來佐證這些說法。既然刺突蛋白在接種疫苗后幾天內就能從體內代謝,因此實在不明白所謂的“排毒”會帶來什么預期益處。

    使用“排毒”保健品就能清除體內刺突蛋白的說法毫無根據,但卻有確切證據證明,接種疫苗后幾乎檢測不到刺突蛋白,其數值遠遠低于在細胞和動物中觀察到的破壞作用水平。也就是說,人體自身的反應完全可以迅速清除人體中的微量刺突蛋白。

    參考文獻

    · 1 – Lei et al. (2021) SARS-CoV-2 Spike Protein Impairs Endothelial Function via Downregulation of ACE 2. Circulation Research.

    · 2 – Cappelletto et al. (2021) SARS-CoV-2 Spike protein activates TMEM16F-mediated platelet pro-coagulant activity. BioRxiv. [Note: This is a preprint that has not yet been peer-reviewed at the time of this review’s publication.]

    · 3 – Avolio et al. (2021)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disrupts human cardiac pericytes function through CD147 receptor-mediated signalling: a potential non-infective mechanism of COVID-19 microvascular disease. Clinical Science (London).

    · 4 – Ogata et al. (2021) Circulating SARS-CoV-2 Vaccine Antigen Detected in the Plasma of mRNA-1273 Vaccine Recipient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 5 – Katsoularis et al. (2022) Risks of deep vein thrombosis, pulmonary embolism, and bleeding after covid-19: nationwide self-controlled cases series and matched cohort study. The BMJ.

    · 6 – Hippisley-Cox et al. (2021) Risk of thrombocytopenia and thromboembolism after covid-19 vaccination and SARS-CoV-2 positive testing: self-controlled case series study. The BMJ.

    · 7 – Ogata et al. (2020) Ultra-Sensitive Serial Profiling of SARS-CoV-2 Antigens and Antibodies in Plasma to Understand Disease Progression in COVID-19 Patients with Severe Disease. Clinical Chemistry.

    · 8 – Klein et al. (2015) Detox diets for toxin elimination and weight management: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evidence. Journal of Human Nutrition and Dietetics.

    https://healthfeedback.org/claimreview/following-covid-19-vaccination-spike-protein-produced-small-quantities-in-body-without-causing-harm-cleared-naturally-within-days-roman-balmakov/

    分享到:
    責任編輯:陸華濃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