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c4wgw"><tr id="c4wgw"></tr></center>
  •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
  • <xmp id="c4wgw"><nav id="c4wgw"></nav>
    <menu id="c4wgw"><tt id="c4wgw"></tt></menu><menu id="c4wgw"><nav id="c4wgw"></nav></menu>
  • <nav id="c4wgw"></nav>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處理要早!反“全能神”拯救家人歷程

    2022-05-10 來源:反全能神聯盟

    2022年3月的某天,接到一個電話,我母親打來的,說是要給在徐州的我帶一件衣服過來,語氣神神秘秘的,我當時就尋思著她應該有事瞞著我。我便一再追問母親,可是她死活不說,就說想過不久來徐州跟我見個面,或者讓徐州的一幫兄弟姊妹拿過來給我,說那些所謂的兄弟姊妹都是和我一般年紀的大學生,人也很好。我本身就不太習慣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跟一幫陌生且毫無交集的人有接觸,更何況是母親口中超級玄乎的所謂的兄弟姊妹。當時我一再逼問,可是無果。母親死活不說,說是不能在電話透露有關那些的半個字,會有警察監聽云云。我當時就急了,哭著對她說,那一定得這樣偷偷摸摸的話,那肯定是什么見不了光的事情,母親第一次把我電話掛了。而后,我再一次撥通了她的電話,她怕是煩我了,沒說什么繼續掛了我電話,我沒有放棄,一次次繼續撥打,母親最后只是冷冷地說了句,手機快沒電了啊。我無奈地回答,噢,好的。掛了電話之后,我左思右想,我是不能忍受陌生人靠近我影響我生活的,大老遠的也不能讓母親一個人來徐州,于是決定考完試回家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

    一個多禮拜之后,我考完試回到家,那晚母親偷偷摸摸地跟我普及了很多“全能神”歪理邪說。因為母親才小學文化,大字不識幾個,所以她只是買了Mp4看視頻,視頻的洗腦方式快于閱讀書籍,所以母親基本每天都沉浸在邪教視頻中,這是后來聽我父親說的。父親跟我一樣,是個無神論者,他并不知道母親所接觸的東西叫“全能神”,屬于邪教的一種。他對于我回家的真正意圖并未知情,以為我單純想在家玩幾天。

    我回到家,母親跟邪教徒借了幾本書給我看,一本是《話在肉身顯現》,還有一本黃色封面、以諾亞方舟為背景圖片的書籍,貌似書名為《最后的船票》,后來我在去國保舉報的時候,在副隊長書櫥里看到過?!对捲谌馍盹@現》貌似是邪教徒每次交通必備書籍,因為我清楚記著在這個冊子的封面寫著,這本書在每次聚會交通至少三到四次。里面內容我沒怎么細看,因為本身也沒興趣了解這些歪理邪說。

    同時,母親還給我看了相關邪教視頻,內存卡我清楚記得不止一張,容量大概每張都是4G或8G大小,被母親藏在一個不是很引人注目的小盒子里。

    那時的母親雖然相對癡迷,但沒有反邪教群那些家屬說的那么嚴重,因為母親才剛信沒多久。開始我一直在跟她理論,可是她總是認為別人給她灌輸的知識才是正確的!因為這些,我好幾天沒怎么吃飯,因為我實在忍受不了自己的母親如此癡迷,當時我也還沒認識到這是邪教。

    第二天晚上,我搜索了下“全能神”,才知道這是趙維山創立的,具有邪教性質,主要就是騙人錢財,破壞家庭!后臺是以國際反華勢力為主導,境外提供服務器支持。后來一個機緣巧合,我加入了“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家屬群。

    通過網站、QQ群等各種渠道,我了解到很多家庭目前都飽受著邪教的傷害,其中大多是善良老實的以四五十歲婦女為主,離家出走,傳所謂福音去了。有的甚至失蹤多年未歸,音訊全無,有的家里還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有的甚至因為信“全能神”流產,一個小生命還沒出來見見外面的世界,便夭折了。

    當時很多成功了的叔叔就一直在勸說,讓我首先要做的便是去國保舉報,當然是秘密舉報。我心里其實略忐忑,長這么大,除了拍二代身份證去過派出所,從來沒有與政府打交道。懷著忐忑的心情,我去了市公安局,當時因為去得早,還沒到上班時間,我就在門衛處等了一個多小時。后來見到了國保叔叔,一五一十地跟他反映了情況,把我知道的所有情況都跟他說了,他也跟我商量制定了一系列方案。

    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天色已黑,因為不太常去市公安局,我迷路了,又坐錯了公交車,一路摸黑走回了家,來來回回折騰了兩個小時。當時電話是靜音模式,也沒接到父母親的電話,殊不知他們在這段時間給我撥了幾十個電話,焦急地等待我回電。而我當時心情五味雜陳,幾乎是一路哭著走回家的。

    在路上,遇到了迎面尋找我的母親,她一路哭著跟我道歉,說因為看不到我的半點消息,幾乎快崩潰了,還撥了我同學、我所有親戚號碼找我,都沒任何消息。我咬著嘴唇,情緒略激動地說,如果走丟的那個人換作是你,你能理解我們又是何種情緒呢!將心比心,這玩意兒(邪教)一天不離開我們家,我覺得就是在受一天罪,飯我也好幾天沒怎么吃了,你難道真的就不能明白我的心情嗎?難道一定得是為了家庭平安去相信所謂的別人么!母親當時對我的話是有點聽進去了,路上一直跟我說,別跟你爸提這個,不然他會怎樣怎樣的,我答應了她。

    回到家,父親看著一臉委屈的我,一直盤問我去了哪?因為什么?為什么哭?我一直回避父親的眼神,只是說我去別人家玩了,想必父親也能看出我有難言之隱,就沒再說話。后來,父親走開了,留下了我和母親兩個人,我平心靜氣地和母親交談了一番,不是一味反對,而是跟她講道理,打心理戰。母親聽進去了,她答應我自己主動申請退出邪教,我很欣慰,但有點不太相信,說明天我陪你去吧,也不早了現在。她答應了!

    第二天中午,母親去了傳她的人家,我緊跟其后,我跟那個嬸子說了很多,并且警告她,如果以后再把類似邪教傳于我媽,我就跟她嫂子大哥說去!因為她嫂子大哥是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比較注重面子,如果聽到自家人在外面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多半會采取行動。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在觀察母親的舉動,并且不斷做好心理疏導工作。一個月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

    半個月前,我趁著幫母親干活的契機,跟她聊了很多,發現母親確實轉變了很多,在觀念上或者心理上。我還會繼續觀察……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中文字幕亚洲综合久久综合